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直截了当的辣

2018-12-04 18:03:20
直截了当的辣 从初秋到深秋,空气里的寒意愈来愈重,辣椒风风火火的,辛辣、麻辣、酸辣,还有原汁原味的辣,在秋日的餐桌上,一抹红艳,一份直爽,引得无数食客竟举箸。

儿时就喜辣,母亲知道我的这份喜好,所以立秋后,总会买些肉质厚的红椒,用湿布擦净表面,这红椒可不能入水,入水易烂。

将红椒用剪子剪开,掏去里面的籽粒,放在风口稍稍吹去湿气,然后撒上细盐,拌以剁碎的蒜籽,翌日在片片红艳上淋以麻油,辣椒片儿红而亮,意气风发,盛来清淡的汤饭或面条,缀于其上,浓与淡的意蕴全都有了。

平时不嗜辣的小儿也夹一片,那种鲜亮的红只是它的外表,入口并没有辣的霸气,反而是一种脆嫩微甜,这样的初秋红椒片,是一腔柔婉女儿心。

红尖椒就完全不同,完全能让人辣得尖叫起来。

如果说吃爆腌的辣椒片是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的悠然,不识辣滋味,而吃红尖椒则是壮年的金戈铁马,一番豪壮。

中秋刚过,路边,几家卖辣椒的铺子,红尖椒堆得像小山,盆里清洗着的,磨好用桶接着的,十来米的街面,尽是辣椒的气味,新鲜而凌厉的,不由分说往鼻孔里钻。

路边更有甚者,用食指蘸以新磨的水辣椒往口中送,满脸满足状,说:“真鲜。

” 将水辣椒放在在酱色的陶钵里,要吃好几个月,食时用浅平的白碟盛着,拌在汤饭里,呼噜噜吃下肚,心里充满了辣的暖意,或者夜读时取几片锅巴,将辣椒抹在上面,咯嘣咯嘣地吃上一番,满口辣味,提味提神。

红尖椒在画中可是1抹亮丽,一份鲜妍。

尤爱白石老人画的《白菜辣椒》,两种家常蔬菜,1清淡1热烈,若画面只是白菜,未免单调,两粒小尖椒红得悦目,活泼有生机,若说白菜挑大梁,那辣椒就是点睛之笔、激越之音。

青尖椒看似平和,青得秀气,一派恬淡的模样,可骨子里却是强悍的辣,喜欢吃的剁椒鱼头,如果用灯笼椒简直不温不火,鱼腥袭人,偏要有这青色的泡椒压阵,鱼头上铺了密密一层辣椒碎片,大盘子里青尖椒看起来小鸟依人,恰恰性烈,辣气在口腔缭绕回荡,额头沁出薄汗,可又欲罢不能,再三食之。

无辣不欢,无辣不鲜,如果没有辣椒,诸多美食就要黯然失色。

火锅烧烤之类常见辣椒身影,厚厚的辣油往往更能激发食欲;小到路边的臭豆腐臭干子,涂上勺新秋刚磨的辣椒不过,辣椒的辣和臭豆腐的臭一拍即合,让无数女子也不顾斯文形象,在路边边走边吃。

酸甜苦辣,辣来压阵,大概是因了辣那种直截了当淋漓尽致的真性情,即使被它辣得额上出汗,辣得嗓子疼泪水流,也是心甘情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