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揭秘帝王秦始皇嬴政焚书坑儒之谜

2018-10-13 13:52:42
揭秘:帝王秦始皇嬴政 焚书坑儒 之谜 -->

  秦始皇统一六国以后,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以便加强中央集权。在完成政治上的诸多加强控制的举措之后,秦始皇便开始了精神上的控制。公元前213年,秦始皇在咸阳宫为群臣及众多的儒生大排酒宴。在宴会上,围绕着是否实行分封制,众多儒生之间发生了激烈的争论。丞相王绾、博士生淳于越等人主张实行分封,而丞相李斯等则赞同郡县制,并指责淳于越等“不师今而学古”,“道古以害今”。秦始皇支持李斯的观点,并采用、实施李斯的“焚书”建议,下令:除了秦纪(秦国史书)、医药、卜筮、农书以及国家博士所藏《诗》、《书》、百家语以外,凡列国史籍、私人所藏的儒家作品、诸子百家着作和其他典籍,统统按时交官焚毁。同时,禁止谈及《诗》、《书》和“以古非今”,违者定当严惩乃至判其死罪。百姓如想学一些法令,可拜官吏为师。从这一点来看,焚书的举动秦始皇肯定做过。

  秦始皇称帝以后,力求长生不老,迷恋仙道,不惜动用重金,先后派徐福、韩众、侯生、卢生等人寻求仙药。侯生与卢生当初是秦始皇身边的方士,由于长期为秦始皇求仙人和仙药,却始终没有找到,而心急如焚,忐忑不安。依照秦国的法律,求不到仙药就会被处死。因此他们深发感慨:像这样靠凶狠残暴而建立威势并且贪婪权势的人,不值得给他求仙药。于是,侯生、卢生悄悄地远走他乡。

  这件事使秦始皇十分恼怒,于是他下令,对所有在咸阳的方士进行审查讯问,欲查出造谣惑众的侯生、卢生两人。方士们为保全自己的性命,只得相互告发,秦始皇把圈定的460余人,都在咸阳挖坑活埋。

仓库料盒align:center">

  秦始皇的“坑儒”是“焚书”的继续。至于坑杀的人究竟是方士还是儒生,学术界各持己见。从分析“坑儒”事件的起因看,秦始皇所坑杀的人应该是方士;但从长子扶苏的进谏“众儒生都学习孔子的学说”来看,秦始皇所坑杀的又好像是儒生。

  而且东汉卫宏在《诏定古文官书序》中记载,秦始皇在骊山温谷挖坑用以种瓜,以冬季瓜熟的奇异现象为由,诱惑博士诸生集于骊山观看。当众儒生争论不休、各抒己见时,秦始皇趁机下令秘杀填土而埋之,七百多名儒生全部被活埋在山谷里。于是有人便根据这一点而偏向于传统的说法,认为秦始皇确实有过“坑儒”的行为。

  但有人研究诸史籍,认为“焚书”有之,“坑儒”则无,实是“坑方士”之讹。“坑方士”事见始皇三十五年,因为侯、卢二人求仙药不成,他们惧“秦法不得兼方,不验辄死”,骂了秦始皇一番后逃走。既然事端由方士引起,那么就只能是“坑方士”,当然不能说被杀的四百六十余人中没有儒生,而全是方士,但是由其代表人物可推知,被杀的主体应该是方士,而被杀的原因更与儒家的政治主张和学派观点无关。所以即使被杀者有儒生,也并非因其为儒生而得罪,总是与方士们有某种牵连之故。因此绝无理由说秦始皇“坑儒”。尽管秦始皇早因“坑儒”之举背上千古骂名,然而,直到今天,秦始皇究竟有没有“坑儒”这一谜团还是没有解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民政局能办理离婚手续

-->

  《水浒》里的趣事莫过于蒙汗药,而且还神奇得很,无论是谁,只要吃下有蒙汗药的食物或酒,没有不倒的。黄泥冈上,吴用、晁盖等八人巧妙地把蒙汗药放在白胜的酒桶里,精明、谨慎的杨志还是中计。虽说自己只是喝了半瓢,但还是“软了身体,挣扎不起”。而其他人,更是头重脚轻,一个个面面相觑,眼睁睁看着吴用等人把生辰纲装上车,起不来、动不得、说不了。而晁盖等人不慌不忙地,搬下枣子,装上生辰纲,推着车子,很滑稽地叫了声打扰了,多谢之类词话便下冈了。蒙汗药是晌午喝下的,杨志他们到二更才醒,麻醉时间是长达十多个小时。李逵在沂岭杀死四只老虎,惊动了当地村民,同时也惹来了麻烦,被李鬼之妻告到县衙,因而被沂水县衙抓捕。为救被抓的李逵,朱富知道沂水县来押送的都头李云是不喝酒的,于是把蒙汗药拌在肉里,李云勉强吃了两块,肉刚下肚,眼见随从纷纷跌倒,自己口中急叫“中计了”,不待上前,身不由己也瘫倒在地,软作一堆,眼看着李逵被救也无力去管。

  更有趣的是,“武都头十字坡遇张青”一回书里,武松因杀死西门庆、潘金莲,被发配到孟州。途经十字坡时,因天热找口酒喝,便广兴源圣拿威来到孙二娘开的酒店。对这家酒店,武松早有耳闻,知道是家黑店,于是格外谨慎,故意找茬儿戏弄孙二娘,逼她使出蒙汗药酒来。两个公人因饥渴,端起酒来便喝,而武松乘孙二娘不备,将酒泼在暗处,口中还故意喊:“好酒!还是这酒冲的人动!”孙二娘拍着手喊:“倒也!倒也!”两个公人,只见天旋地转,禁了口,往后倒去。武松也把眼虚闭紧了,仰倒在凳边。待孙二娘来抬人时,武松突然将孙二娘放倒在地,压得鬼叫。这时菜园子张青赶到求情,武松才放了她。孙二娘于是调了一碗解酒药,张青扯住耳朵灌将下去。没半个时辰,两个公人如大梦初醒一般,看着武松说道:“我们却如何醉在这里?这家恁么好酒,我们吃恁不多,便咋地醉了。记着他家,回来时再问他买吃。”武松、张青、孙二娘都大笑起来,两个公人如云里雾里,不知笑从何来。去鬼门关转了一圈又回来,还要夸奖孙二娘酒好,可见这蒙汗药的作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