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三哥的趣儿事

2018-09-15 11:26:52

我的这位三哥,不是一奶同胞的,而是从久远年间流传下来,并在某个时期又时兴起,或由当时的某种因由促成的义结金兰的那种。因此,我们十多年如一日也始终保持着情同手足的关系。

三哥是一名小车司机,没什么文化,从来不读书也不看报,更谈不上写字了。最令他头痛的是领工资或在报销凭证上签名的时候,就甭提有多费劲了。三哥叫丁明,就这么两个字,让他鼓捣在纸上,那真是七扭八歪,说是蟑螂爬的一点都不过分。最气人的是写字还分家,知道的一看,哦,丁明,不知道的一看分明就是丁日月。他自己还经常逗笑大家,我改名了,叫丁……

别看我三哥这样,可脑袋瓜儿那个灵劲儿,心眼儿那个多劲儿,一般人却很难比得上。不必说人家的日子过得如何,也别说人家在面儿上混得怎样。单说在‘吃喝玩乐’一些生活小事儿方面,只要他略施小计(声明一点,三哥绝对不是那种小气或爱占便宜的人,平时,他对大家的帮助可是不少的。)就足以让一干人马上当受骗或哭笑不得。

早些年的时候,由于工作都比较稳定,哥儿几个相聚的频率非常高,就免不了隔三差五的要喝一场或玩儿几把,每当这时,三哥的‘强项’就要不失时机地显露一番。

先说喝酒。三哥既有量又爱喝,尤其爱喝好酒。我们的大哥是很有‘老大’样子的,有好酒时就拿出来大家一起分享。三哥由于工作关系有时会回来的晚一些,如果喝的是好酒,大家就等他回来才开始。三哥的眼睛有时是非常‘尖’的,一进屋一打眼,好家伙!‘茅台’。只见他双手抱拳道:哥儿几个不好意思,回来晚了。老规矩,自罚三杯。这边大家刚刚说免了、免了,那边他嗖嗖嗖三盅已经下肚了。记得那阵子时兴七钱的小盅,三七二两一,一瓶茅台的五分之一就这样被三哥收入囊中了。

再有就是抽烟,每逢周末或谁家有事的时候,大家都要‘搓’上两把。当玩儿到很晚时,瘾君子们的‘货’大多已所剩无几了。这时三哥就当着大家的面,把自己的软包‘牡丹’烟用手攥巴几下,随手丢到地上,说明已经没烟了。然后,跟着别人抽一会儿‘乘’。等到全部‘弹尽粮绝’,大家‘瘾’无可‘瘾’时,他就到地上的空烟盒里去找,当找到自己扔的烟盒时,假装兴奋地嚷道:谢天谢地!怎么还剩一支呢?然后又如法炮制。大家眼巴巴地看着他吞云吐雾的惬意劲儿,甭提多羡慕了。

还有就是比如吃西瓜这事吧,深更半夜口干舌燥时,刚好有一个大西瓜,哥儿几个就像久旱逢甘霖一般欣喜若狂。我们把一块西瓜啃得就差连皮儿都吞下了,而三哥却一副不珍惜的样子,每块都剩下厚厚的一层瓜肉就放到了一边。大家都责怪他太浪费了,可他就是不理不睬的。当我们都没的吃的时候,三哥又把那些瓜拿过来,重新‘收拾’一遍。这样,一个西瓜,有人吃到了一块,最多的也就吃到两块,而三哥却吃了四、五块。呜乎哀哉!大家这才……

类似的‘节目’,三哥随时都能上演。大家商议着都留点儿神,不能总是上当受骗,可往往都是令你防不胜防,时间长了,也就全认了。

现在,我们相聚的时候虽没有以前多了,但哥儿几个的感情还是涛声依旧。每逢相聚,三哥的节目虽也少了很多,可还是要冷不防地幽上大家一默,或是让你开怀大笑,或是让你啼笑皆非。

我不由地想到,无论是哥们儿还是朋友,或者同事,即便是亲人之间,相处中如果没有一点儿调侃和幽默的东西,那么,生活将会何等的枯燥乏味啊!

发酵有机肥
山东PVC胶带
瑞金·华翠嘉苑效果图-杭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