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资中筠文明国家都是谈出来的

2018-06-08 14:27:39

资中筠表示,国家可分为三个层次,大部分文明的现代国家都是“谈出来”的。中国人讲爱国主义,爱国是人天生的感情,但是一加上主义,就有一种强制和功利性。所以我们要要坚持真相和良知,在目前的这样的一个环境下取得了这样的生存的空间,也是要主持者有很高的意识和理念的。

爱国是人天生的感情

对于国家的看法,近就是《国家人文历史》给我发表了一篇我过去写过的文章,是摘要发表的,基本上我的观点都在这个里头了。谈到国家,中国人讲爱国主义,我不喜欢主义两个字,我喜欢爱国,我觉得我非常爱国,但是一加上主义呢,就有一种强制和功利性。爱国是人的一种天生的感情,就和爱家乡,爱父母爱自己的亲人一样,是没有人能够强迫的。我们谈到国家的时候,可以分成三个层次:个是自然的国家,即故土,就是你生于斯长于斯,也许你不一定终老于斯,但是这就是你生长的地方。这个字,因为中国字里头分得不是太清楚,我不得不用外国字,这个故土的字是country,就是这个国家,是先天而不是后天的;第二个,当我们想到国家的时候是民族,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积淀了长远的历史和文化形成的一个特点,我们大家都认同的这是民族,用英文字来说是nation。民族一半是先天的,一半是后天的,不是一个原始的土地,而是有很长的历史和积淀在这里。第三种情况就是政治性的国家,带有政权的国家,这个在英文字里面是state。国家就是有一拨人在这统治,也可以换另外一拨人在这统治,但是国土还是它、民族还是它

资中筠文明国家都是谈出来的

,但是这个国家的体制或者是一些统治者是可以改变的。

这是我对国家的理解。比如说民族的问题,国家作为一个政体是可以消亡的,我们常常说中华民族是从来没有消亡过,是历史上的,这是不对的。你不能说印度和埃及是消亡过的,但是民族没消亡。现在的印度人也还是印度人,不能说印度人全变成英国人了,我们看见的印度人全是印度人,他的风俗甚至于他的陋习都还存在,但是它已经亡过国了,它曾经当过殖民地,所以这个民族和后来的带有政权性的国家是不同的概念。

那我们爱国家爱什么,我想我们真正的自然的爱是爱故乡爱故国,无论你走到天涯海角,也忘不了我曾经生长的这个祖国。其次是爱民族,因为我们寄灵在这个民族的文化里,尽管我是学外国文学的,但是无论如何,我能调动的根是中国的文化,我外文学得再好也不会变成外国人,这是一个民族的概念。而第三个层次国家,那就很不一样了。你可以不爱它也可以爱它,你可以保卫它也可以推翻它,改朝换代都是以第三种国家作为依据。所以这第三种国家是可以爱可以不爱的,甚至在全球化的时代,你可以不想当这个国家的国民,加入别国的国籍,而你心里头,可能还眷恋原来的故土。这是另外一回事,我觉得这三个层次是应该分清的。

举一个外国人的例子,美国人的是什么,他认同的国家是什么?因为美国人是由全世界的移民组成,包括非洲人,亚洲人,欧洲人等。他们都带着自己本国的本土的文化和民族特色移民到了美国。他们爱的什么东西?他们爱美国的宪法。这个宪法凝聚起来这个国家,保护这里人民的利益。假如没有这个宪法,换了一个体制,变成了专制体制,他们可能就跑掉了。有这么一个例子,美国在上世纪50年代,很短的一个时期,我们叫做他麦卡锡时期,他非常专制,剥夺了很多人的自由,在这几年里,美国的很多精英就跑到欧洲去了,他们觉得不能够认同这样一个专制的国家。比如我们熟悉的斯诺,他就跑到瑞士去了,因为他要逃避麦卡锡。卓别林,他也是觉得受到了某些自由的限制,跑到瑞士当公民去了。如果麦卡锡主义长期下去的话,我觉得美国就会发生革命,或者是美国人全跑掉了。所以,到底是王朝是国家的目的还是保护民众的权利和福利是国家的目的?在中国过去几千年的历史里,王朝是国家的目的,皇恩浩荡,食君之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但是到了现代国家,这样的观念就改变了。

大部分现代文明国家是“谈出来”的

国家的拐点在于从古代的国家到现代的国家,即是“打出来”的国家还是“谈出来”的国家。“打出来”的国家就是谁掌握军权,谁本事大,用暴力推翻另一个团体,占领这个国家,然后我的子孙就要世世代代都要继承这个国家。现代的国家是“谈出来的”,我们来讨论,假如你的意见对,我们就给你一个法律来保护人民的利益,如果你这个不对,是倒行逆施,到一定的时候,或者用选票或者用另外的方式,来换一个,这个是现代国家的概念,也就是说不是每个人都有义务爱第三种层次的国家,即用政权得到的国家。这个统治集团不能代表人民的利益,不能保护人民的福利,你完全可以以爱国的名义推翻它。但是我们还是希望不要用暴力,而是用谈判的方式,用和平的方法,这样我们的国家就会走向文明。这是我对现代国家的一个看法吧。

大部分现代文明的国家都是“谈出来的国家”,即用谈判来实现改变某种方式、或者体制、或者某种法制。所以说谈到爱国,我觉得爱国就是这么一个爱法。即使有些人跑到国外去,变成了别国的国籍,但是他还是眷恋故土,眷恋原来的民族文化,愿意为原来的民族文化出一份力量,这个也无可厚非,完全应该加以鼓励。但是一旦这两个国家打起仗了,他必须要忠于某一个政权。为什么在太平洋战争,美国人把一些已经入了美国国籍的日裔圈起来?就是怀疑他的忠诚,到底是忠于他原来的国家还是忠于现在的已经入了籍的这个国家。我想,我们到了现代,对于国家的这个概念应该有一个明确的,文明的向前的观念。就是一个政府到底是谁养活谁,过去说食君之禄,皇恩浩荡,现在应该说是纳税人养活政府,我们出一点钱养活你,请你为我们服务。要是倒过来想的话,老百姓一点福利全是统治者恩赐的话,这个国家我认为是倒行逆施的,整个逻辑是倒着的。

(文化责编:赵雅敏)

吃什么增高快
孩子身高没达标?别急,我来告诉你该咋办!
厢式半挂车生产厂家
三c排烟风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