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神界第二十一卷

2018-10-12 19:34:03

房间寂静一片,桌面上放着卡拉斯之刃和伊谷克金绳,这两件上古的法武,在闪耀着金紫色的光。

“尔以,你怎么会有这两件法武。”

“这很重要吗?”

“不,我只是好奇,你不是一直生活在苍雪之林的吗?为什么你会拥有两件上古的法武。”

尔以笑了一笑,慢慢的放下了手中的茶具,然后看着我,“王,我知道一天内突然出现三件上古的法武你很吃惊,但……这在苍雪之林和神界并不是件稀奇的事情,以后,王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神,各种各样的法武,各种各样的敌人,到那时候……王,敌人可不会留出时间让您惊讶。”

我没有说话,寂静的房间,显得珑城半山格外空虚。

“王……王……”雪女的声音打破了这份寂静。

尔以快速的到达了冰棺旁,手一挥,棺该便打开了,“尔……尔以。”雪女惊讶而又兴奋的望着他,一把便扑进了他的怀里。

“雪女,你……你终于醒了。”尔以双手紧紧的抱住雪女,泪水缓慢的从他的眼眶中流出。

雪女慢慢的放开了尔以,“王,普斯,你们还好吧。”

“我们很好,只是……你的伤如何了?”

“王,我已经痊愈了。”

“那真是太好了。”

我们围炉而坐,青烟回荡在我们的周围,我右手一张,一颗紫色的石头便悬浮在了我的手上,“我们现在就只有这一块神石。”说着我慢慢的收了回去,“不知道哈拿那边怎么样了。。”

“没事的王,哈拿一定会赢得。”

“但……这么久过去了,为何还是没有他一丝的消息?”

“也许……他因为不知道我们准确的位置,所以可能在路上耽搁了些时间。”

我点了点头,“对了,封欧。”说着我便起身到外找来了封欧,“封欧,你可不可以看一下哈拿现在的情况?”

“王,我是指控者,我没有办法查看他现在的情况。”

“那……可不可以,算出他现在在那?”

封欧点了点头,手一挥寄向指针便闪现光芒出现在了我们眼前。

“小小的年纪,竟也有上古的法武,行政诉讼费用由谁承担看来,在王身边的人,都不是一般的。。”

封欧单手一挥,一道光便投射在了墙面上,画面上出现了一个人影,就是哈拿,他倒在了来这里的路上,血流落了一地,一大群迂腐鸟,正在啄食着他的肉体,旁边则是他用血写的一段话,‘王,我已经打败了屋合,在红色的神石的神石上施了法,那是我的力量了,神石会自动到达您的身边。王,你一定要活下去……’

我看着墙面的画面,泪水不断的涌现出来,湿了脸。

我们大概等了一整天,那天中午,我站在深林里的一片空地上,风吹拂我的长袍在空中摇荡,然后一块红色的石头在空中慢慢的摇晃,慢慢的落在了我的手掌上,散发出微微红光与温度。

我把他放到右手上,慢慢的抬头看着天,一滴眼泪掉落,在冰土上开出了一朵鲜红的花。“哈拿,对不起……”

“王,您不必和哈拿道歉。”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普斯来的,站在我的后面,轻声的说。

锦绣华都>“为何?”我慢慢擦净眼角的泪花,转过头来。

“如果是我……我不希望自己高高在上的王……落泪。”

‘呜啦啦啦~’寂静的苍雪之林间,一只硕大的白鸟从我们的头顶飞过,影子落在地面上,暗了我们彼此的脸。

“神总是喜欢在无措的时候落泪,挽救的时候无所为,失败之后后悔。王,若你在千百年后再次回想,你后悔的不是哈拿的死,而是现在你所落得眼泪。”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会那么痛,就算一次微弱的呼吸拂过心脏,我都会像是死了一样难过。

神界的天空没有云,可那天的夜晚却乌云满天。

“哈拿,如有来世,我定会为你付出我所有的一切。”

那天的夜晚是我一生中长的夜晚,没有星光没有月亮的天空,就像是一碟散落的墨,掩盖住了神界,掩盖住了一切。

我低下了头,当我再次看向天空的时候,漆黑夜却浮现出了一张雷卡落泪的侧脸。

“雷卡……我好想你。”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