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开信息港

当前位置:

回归者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南开信息港

导读

风雪弥漫。  茫茫原野上,一个蠕动的身影在艰难地爬行着。  那是一张变形的脸,也许被寒冷扭曲了,显得奇长,眼斜着,额头上有一块刀疤,平添了他

风雪弥漫。  茫茫原野上,一个蠕动的身影在艰难地爬行着。  那是一张变形的脸,也许被寒冷扭曲了,显得奇长,眼斜着,额头上有一块刀疤,平添了他的雄悍、坚强。  他脑海里又浮现出三天前那场惨烈的战斗。那时他们还是拉杆子的土匪,虽然已被内定编为八路军部队了,却没有接受正式改编。就在那天晚上,几乎晋南所有的共产党武装都遭数倍的日伪和晋绥军的重重包围,二一二旅也被围困在凤凰垣上,几近绝境。在这关键时刻,他们老大没有袖手旁观,却主动地引火烧身,驳壳枪一拍:“奶奶的!上!”五百多人的草寇愣是毒蛇一样咬住了日本人屁股,让八路军顺利突围了,他们却成了数万敌人发泄的对象,敌人把他们围在中间,先是大炮轰,而后骑兵来回拉锯,老大炸的没有了双腿,又被敌人割了脑袋......  滚烫的鲜血在积雪下面流淌。  漫天大雪救了他,他被横七竖八的死尸堆压着,五百多弟兄也许就剩下了他自己。  老大临死前的话一直回响在他耳边:“你一定要把队伍拉出去,交到八路军手里,我辛辛苦苦多年的底子,五百多弟兄啊!哪怕只剩下一个人,记住,我们的队伍叫八路军二一二旅新二团。”  他跪地长揖,告别了那些死去的生死与共八年的众兄弟,从凤凰垣上、从那浓烟滚滚的他们的“匪巢”,流着泪,一步三回头......  三天了,他在风雪里,一步一滑地走了三天,任凭风狂雪劲,他义无反顾,向着晋东南,向着太行山的方向,向北、向北......  那天晚上,他摸黑来到一间破茅草房,那是一个小村的边缘,他不敢进村,因为这里是通往各地的要道,日本人在附近安着据点,不少地方岗哨林立,可他实在饿的顶不住了,他想找点吃的,还想喘喘气。他摸索着,忽然摸到一些温热的黏糊糊的东西,并且发出一股香味,是食物!强大的饥饿欲让他不能自持,他几乎是爬在上面狼吞虎咽。稍稍喘了一口气,他才听见从暗角里发出一种微弱的哼哼声,像是猪叫的声音。原来他来到了猪圈,吃的是剩下的猪食。然而,他什么也顾不得了,索性接近它,贴住散发着温热的猪身,慢慢恢复知觉。可是,他却不敢睡觉或者多待,他怕让人发现,只能心一横,又爬起来继续消失在风雪里。  大雪一刻不息,越下越大.....  从凤凰垣到太行山,晋南到晋东南,中间隔着无数丘陵、河谷、还要翻越好几架大山。他怎么也设想不到他疲惫的身子怎么能在大雪纷飞的荒原上爬行了好几天,有好几次,他滚下了山坡,却毫发不伤,起来仍然可以继续走,大雪阻隔,整个山垣上也就他一人,大雪庇佑了他,拯救了他,一脚下去,就像被什么吸住,一步一个脚窝子,拔出来,踩下去......  天亮了,他来到一个分叉路口,一面下了川,一面上了山。经过几天的苦苦跋涉,他现在也许已经过了丘陵、山垣,以及河谷,马上就要进山了?然而就在这时,他发现了意外的情况,雪地里到处是散乱的脚印,远处隐隐约约还听得见一种嘈杂声。显然这里刚刚有人来过,也许是鬼子封锁了进山的道路?  怎么办?上山,也许很快就被敌人发觉,顺着脚印追来,那么,原路返回去吗?“饭桶!”他连自己都轻蔑地骂了一声,转过脸,毫不犹豫地朝着陡峭的山粱向上面爬去。  正当他艰难地爬行间,忽然,在他头顶的山崖上,传来一阵猫头鹰的怪叫声,把他吓了一跳,他抬头一看,大吃一惊,原来半崖的树棵上,倒挂着俩具尸体,鲜血正顺着死者胸口流出来,显然是刚刚发生的事情,一准是偷越时遭到了杀害,也许是八路,也许是无辜百姓。他有点后怕,想转身尽快离去,就在这时,他看见头顶上有人把一个个大雪团劈头盖脸地砸来,同时又有一个白雪覆盖着的影子向他猛扑下来,他一愣,一慌神,脚下一滑,就只觉得千山万壑在他耳边呼呼下坠,无数山峦直朝他压来,他的身子下面仿佛有一张大手把他拉入了万丈深渊......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他醒了,觉得浑身像压了一个大磨盘,动弹不得,他甚至弄不清自己是死是活,他挣扎着,用手使劲掐了一下大腿:有点疼!啊!他没有死,还活着,他莫名其妙地一阵暗喜。他抖落掉身上的积雪,才发现自己原来失足滚到了一个山脚下的乱石丛中,横卧在厚厚的雪堆里。   他躺在雪地里,望着茫茫雪原,不禁悲从中来。他忽然觉得自己走不出去了,完不成老大交给他的任务了,因为他不知道前面的路究竟还有多远,他还能不能走完剩下的路程,直到现在他才感觉到,一路上险境丛生,稍不留神,即使不落入敌手,也会难保性命。想着,他流下了泪水。他想起了汾河岸边自己的家,那里有他的老母亲,有他的骨肉兄弟,他青梅竹马的小慧。假如不是村里的大财主强霸了他家的宅基地,把自己哥哥抓进绛州大牢,逼疯了妈妈,他忍无可忍,放火烧了地主家的宅院和麦垛,上山落了草,也许他现在已经结婚,守着暖炕、妻儿,其乐融融.....  正恍惚间,他发现远处山脚下,有一片灯火,借着亮光,他看见那里有一处深宅大院,四周围着高墙,西南方有个岗楼,一个哨兵在抱着枪来回巡逻着。  不知为什么,老大的临终遗言又在他耳边响起。他清楚老大那句话的含义,如今,他不能死,他代表着死去的五百弟兄,哪怕只剩下一个人,证明这支队伍还在,也证明他们这杆子人马没有完蛋,也没有给八路丢人。  一下子, 他身上陡然生起一股力量。  他吞了一把雪,使劲咽下去,稳稳神,然后用力坐起来,摸着开始搜寻身上所有能用的家伙,一支驳壳枪,里面还有一发子弹,那是留给自己的,除此,就只有背上那把大砍刀了。  半夜时分,雪更大了。狂风怪叫着,似乎要把整个天地翻过来。  他挣扎着站起来,倒下去,再站起来,又倒下去,,他就用手支撑着身体,朝着有灯光的的地方,一步步向前爬去.....  ......  第二天,一个惊人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晋南敌占区:八路军新二团袭击了日伪绛州警备队。  当晚,二战区紫绛山防区又遭八路袭击,弹药库被炸毁......  很快,告急电报几乎同时出现在太原日军总司令部和秋林镇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的案头,大意是:种种迹象表明,我们联合发动的围歼行动,即将所有八路军统统赶出所处区域的计划已经落空了,因为单就晋南来看,二一二旅根本就没有从这里撤走。         共 241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中西医诊断阴茎结核的方式
黑龙江研究院治疗男科
云南治疗癫痫病研究院哪家好
标签

上一页:胭脂色桃花妆

下一页:一双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