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开信息港

当前位置:

【指间文评】浅析《红楼梦》中的人物对话

2019/09/14 来源:南开信息港

导读

《红楼梦》,中国古代四大名著之一,章回体长篇小说,成书于1784年(清乾隆四十九年),梦觉主人序本正式题为《红楼梦》。其原名有《石头记》、《

《红楼梦》,中国古代四大名著之一,章回体长篇小说,成书于1784年(清乾隆四十九年),梦觉主人序本正式题为《红楼梦》。其原名有《石头记》、《情僧录》、《风月宝鉴》、《金陵十二钗》等。前80回曹雪芹著,后40回高鹗续(一说是无名氏续),程伟元、高鹗整理。本书是一部具有高度思想性和高度艺术性的伟大作品,作者具有初步的民主主义思想,他对现实社会、宫廷、官场的黑暗,封建贵族阶级及其家族的腐朽,对封建的科举、婚姻、奴婢、等级制度及社会统治思想等都进行了深刻的批判,并且提出了朦胧的带有初步民主主义性质的理想和主张。
《红楼梦》是我国古代白话小说的之作。鲁迅曾说:“自有红楼梦以来,传统的思想和写法都打破了。”该书问世不久,即以手抄本的形式广为流传,“可谓不胫而走矣。”此后,《红楼梦》更以其出色的艺术形象、纷繁而有条理的艺术结构、炉火纯青的语言、丰富深刻的意蕴和包罗万象的文化,被誉为“中国封建社会末期的百科全书”。
文学是语言的艺术,而文学家的才能主要是运用语言的才能。《红楼梦》之所以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曹雪芹高超的驾驭语言的能力。他艺术语言的功力,很难用某一种风格一言以蔽之。曹雪芹是进入语言自由王国的人,他的语言是表达他生命的工具,真正达到了出神入化之境。他所创作的《红楼梦》则“是汉民族文学语言发展史上光照百代的丰碑,标志着近代口语进入文学领域达到了高度的纯熟。它的光辉穿越历史的漫漫长空,至今仍具有难以估量的借鉴意义。”
小说的语言,由叙述人语言和人物语言组成。通常的情况是,叙述人语言在数量上比较多,对语言风格起主导作用。《红楼梦》则不同,人物语言(主要是对话,也包括少量的内心独白)例外地占了大部分篇幅。下面本文即对《红楼梦》中的人物对话进行粗浅的分析和研究。

一、人物对话分类

《红楼梦》主要描写的是一个封建贵族大家庭的故事,围绕着这个大家庭也写出了当时社会中上至皇亲国戚,下至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涉及到社会各阶层的形形 的人物,并生动描写了这些不同人物之间的对话。

(一)
在《红楼梦》的许多章回里,差不多全用人物对话组成。在这些对话中,如果按照人物的地位、身份划分的话,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类:
1、主子与奴仆之间的对话
在《红楼梦》中,这一类型的对话主要发生在家族管理者与这个大家庭中众多奴仆之间。书中的贾府是那个封建王朝中的贵族大家,其祖先位列国公,官荫几代后人,且到了贾宝玉这一代又出了一位贵妃。这样一个百年望族,其势不可小觑。一府中的仆人就有几百人,甚至家中的管家之后还能在朝为官,俨然也是社会中的富人阶级。在这些仆人中也有着严格的等级制度,低级的奴仆总是要受到高级奴仆的压迫与刁难,同时在他们中间也充满了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对于管家主子,正如第十六回中凤姐所说的那样:“错一点他们就笑话打趣,偏一点他们就指桑说槐的抱怨,‘坐山观虎斗’、‘借剑杀人’、‘引风吹火’、‘站干岸儿’、‘推到油瓶不扶’,都是全挂子武艺。”可见,管理这样的下级是多么的不容易,这就需要更的管理者。在这些主子与奴仆的对话中,我们不仅能看到管理者的能力和被管理者的刁钻,同时也能看到这些奴仆的生存状况、在社会中的生活状态,通过和他们的接触我们也能体会到当时社会中底层人的生活。
2、长辈对晚辈之间的对话
这一类型的对话主要发生在贾府这个封建大家庭的主子们之间。比如贾府中辈分的贾母,贾家几乎所有的人都是她的晚辈。从她与别人的对话中我们能够看出这个老年贵族夫人在贾家不同凡响的身份地位,睿智的思想,也能看出她的精明能干、见多识广,还能看出她管理家庭的手段与才干,更能让我们深刻体会封建制度与封建礼教的严密性与不可侵犯性。在她与其他人的对话中。我们同时也看到了贾府中各个人在这个大家庭中的地位与生活状态。
、平辈之间的对话
这一类型的对话以大观园中的众人为主。这些对话或泼辣酣畅,或幽默风趣,或机智俏皮,或含蓄隽永,或天真无邪,或雍容大度,或疯疯傻傻……在这些对话中流转着缠绵真挚的情感,撞击着思想的火花,体现着非凡的才华,展现出青春与生命的美好……
如果从这种角度出发,《红楼梦》中的人物对话的分类还包括上级对下级、贵族对平民、平民与平民等多种类型。这些人物对话的语言风格各不相同。从这些对话中我们可以看到他们各自不同的身份、思想、学识、经历、性格、作风等等。换句话说,从这些对话中我们可以看到人物的语言风格是和人物自身的特点、人物说话的语言环境、人物语言的语言因素运用(遣词、造句、布局…… )等有着密切的关系的。
(二)
依照内容表达的程度和方式,还可以将《红楼梦》中的对话分为两类:
1、含蓄隐晦表达的内容即话语中蕴涵言外之意
相对于第二类对话来说,这类内容的表述就要复杂的多。不容置疑,《红楼梦》中含有言外之意的人物对话的例子不胜枚举。而能够做到让多数的人物对话中蕴含着丰富的言外之意,这需要的就不仅仅是作家高超的表达能力,更需要作者的博学多才,敏捷的构思,丰富的想象和他自己对于笔下人物的细致了解,对于生活的深刻体会。曹雪芹不是仅仅在用自己的笔写小说,更是在用自己的心在倾诉,把真实的生活、真实的人物、真实的情感表达出来。所以他能够捕捉到人物及其细微的心理变化,让他们在日常的对话中,在对话的言外之意中流露出丰富的内心变化,表现出多面的性格,展现出真实多彩的社会生活。
2、直截了当说出的内容
这一类对话简单直白,容易让人理解。让人物直截了当的把心中的所思所想表达出来对于任何作家来说是很容易的。难的是把这类对话放在适当的语境中,能够使简单的内容在适当的情况下发挥无穷的作用。这就需要作家深厚的艺术功力了。
“的小说文本往往借助模拟具有独特个性色彩和包含丰富心理内涵的人物对话而获得强烈的表达效果。在中国古代小说中,《红楼梦》人物对话语言的成就。据统计,《红楼梦》中人物对话的字数几乎占全书篇幅的一半。从作品的实际来看,无论是塑造人物形象、揭示人物之间的关系还是表现主题、安排情节等等,都主要是通过人物对话来完成的”。可见,在这部鸿篇巨著中,人物的对话是多么的重要。下面我就简单分析一下《红楼梦》人物对话的丰富性。

二、借对话显示人物个性
“语言,既是心灵的载体,又是社会信息的载体。的小说家,尤其是的长篇小说家,差不多都是写人物对话的圣手,如巴尔扎克、海明威,等等。在中国,无疑当推曹雪芹。一百万零七千字的《红楼梦》中,单人物对话就有四十一万零三百四十六字,占全书总字数的百分之四十还强,和作者的叙述语言、景物环境描写、肖像描写、心理描写、动作细节描写诸元素中的任何一种相较,无疑都占压倒优势。这绝非是作者偏爱,实在是人物对话在小说中的艺术地位所决定。”通过小说中的人物对话,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丰满的人物形象,更看到了情节的发展,主题的凸现,人物微妙的心理变化,甚至是当时整个社会的生活与文化…… 曹雪芹作为一代语言艺术的大师,他在《红楼梦》中通过人物的对话直接揭示人物的思想性格,同时也能鲜明地反映出人物的神态、情貌,特别是人物的个性特征。它的人物对话高度个性化,在中国古代小说中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红楼梦》的艺术成就举世公认,其中为人称道的一点就是人物语言的个性化”,“《红楼梦》里人物语言的个性特点极为鲜明。作者让书中人物说着各自不同的话语,一个人有一个人的腔调,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口吻,每一个人物都是‘这一个’”。这些个性化的语言组成人物的对话,从对话的内容和其中蕴含的深层次的言外之意,我们能够看到一个个丰富的、饱满的人物形象,看到她多面的性格。王熙凤在书中第三场贾雨村夤缘复旧职林黛玉抛父进京都中的出场在这方面就代表性。
王熙凤的出场历来被人津津乐道,在众人皆敛声屏气的寂静中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一句“我来迟了,没得迎接远客!”便将“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关先闻”的泼辣货“凤辣子”展现了出来。“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况且这通身的气派,竟不象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头心头一时不忘。只可怜我这妹妹这样命苦,怎么姑妈偏就去世了!”说着,便用帕拭泪。心情颇好的凤姐和黛玉说的句话就是夸赞她的“标致”,这种标致“不像老祖宗的外孙女儿”,而是很有贾家风范的“嫡亲孙女儿”。表面上夸赞的黛玉的风姿,实则更是在间接的讨好贾母。在赞叹黛玉的美貌气质后,刚刚还在大说大笑的凤辣子立即“便用帕拭泪”,对贾母痛失爱女深表伤心,对幼年失母的表妹深表同情。贾母接下来就说“我才好了,你倒来招我。你妹妹远路才来,身子又弱,也才劝住了,快再休提前话!”脂砚斋曾在此处批写到“反用贾母劝,看阿凤之术亦甚矣。”从贾母的对话中我们能够看出贾母已经体会到凤姐对于自己失去女儿的伤心,反倒劝她,看来凤姐的这份“真诚的孝心”表现的是很成功的。这熙凤听了贾母的话,“忙转悲为喜道:‘正是呢,我一见了妹妹,一心都在她身上,又是伤心.又是喜欢。竟忘了老祖宗了,该打,该打!’”曹霉芹不愧是语言艺术的大师,一句“忙转悲为喜”,便将凤辣子刻画的入目三分.她的眼泪来得及时,去得也恰到好处,完全是揣度贾母之意,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她忽喜悲,喜非真喜.悲非真悲,悲喜皆为道具.核心是讨老祖宗的欢心。嘴上说“竞忘了老祖宗了”,实际上她时时刻刻在想着老祖宗,何曾有一时的懈怠!接着这凤姐“又忙携黛玉之手,问:‘妹妹几岁了?可也上过学?现吃什么药?在这里不要想家,想要什么吃的,什么玩的,只管告诉我,丫头老婆们不好了,也只管告诉我。’”凤姐一连串的发问,却不给黛玉回答的时间,可见她对黛玉的关心是何等的急切。而且问的面面俱到,对黛玉的关怀可谓溢于言表,无微不至。这凤姐“一面又问婆子们:‘林姑娘的行李东西可搬进来了?带了几个人来?你们赶早打扫两间下房,让他们去歇歇。’”这几句问话充分显示出她在贾府的独特地位,对下人发号施令果断利落,可见这位管家奶奶的权势与干练。摆完茶果后,王夫人问她“月钱放过了不曾?”熙凤道:“月钱已放完了。才刚带着人到后楼上找缎子,找了这半日,也并没有见昨日太太说的那样的。想是太太记错了?”王夫人道:“有没有,什么要紧。”因又说道:“该随手拿出两个来给你这妹妹去裁衣裳的,等晚上想着叫人再去拿罢,可别忘了。”熙凤道:“这倒是我先料着了,知道妹妹不过这两日到的,我已预备下了,等太太回去过了目好送来。”脂砚斋在此批到:“余知此缎阿凤并未拿出,此借王夫人之语机变欺人处耳。若信彼果拿出预备,不独被阿凤瞒过,亦且被石头瞒过了。”王夫人对她的回答是一笑又点头不语。脂砚斋又在此侧批:“深取之意。‘凤姐是个当家人’”。在与王夫人这位荣国府真正的大管家的对话中我们看到了凤姐的随机应变的能力。事实上,就像脂砚斋所评的那样,她根本就拿不出为黛玉准备裁衣的缎子,若要说没预备似乎又是考虑不周,所以她会随机的撒个小谎,说已经预备好了,就等您过目了。一句话就展现出自己这个当家人的思虑周详。
在凤姐与贾母王夫人这俩位位高权重的长辈短短的一段对话中,我们看到了凤姐在贾府的身份、地位及其性格的一些主要特点:这是贾母身边的一个大红人,有权有势的管家奶奶,里里外外一把手,非常地忙。因为她忙,所以她迟到,因为她红,所以别人“皆敛声群气”.唯有她敢放诞无礼。她八面玲珑,善于阿谀,巧于奉承。把贾府的统治者——老祖宗哄得团团转,寓褒似贬地向黛玉介绍说:“她是我们这里有名的泼辣货.南京所谓‘辣子’,你只叫她‘凤辣子’就是了。”在与王夫人的对话中我们又看到了她喜欢表现自己.并且善于表现自己,精明干练,在贾府中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有着炙手可热的权力。
再比如第三十回中,宝黛刚刚经历一次“情重愈斟情”的风波,被凤姐拉到贾母身边看戏。宝玉没什么好说的,于是和宝钗搭了几句话。后来因为把宝钗比作了杨贵妃而惹恼了宝钗。这时可巧小丫头靛儿因不见了扇子,和宝钗笑道:“必是宝姑娘藏了我的。好姑娘,赏我罢。”宝钗指他道:“你要仔细!我和你顽过,你再疑我。和你素日嘻皮笑脸的那些姑娘们跟前,你该问他们去。”说的个靛儿跑了。宝钗是一个封建淑女的典范,给人的印象是温文尔雅、稳重老成。她在书中发火的次数着实不多,这一次,即使是在如此着恼的情况下她的生气表现得仍是这样的含蓄稳重,而不是黛玉那样的使“小性儿”,直接而尖刻。简简单单的一句对话,仍然保持着大家闺秀的端庄,不失身份。

共 10072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作为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的《红楼梦》,在中国文学史上具有独特的地位,是我国古代白话小说的之作,以一个家族的兴衰荣辱表现一个时代一个社会的兴盛衰竭,不愧是中国封建社会末期的百科全书。胭脂斋评甲戌本时称它的写作手法为“草蛇灰线伏脉千里”,鲁迅在《中国小说的历史变迁》中也说过:“自有红楼梦以来,传统的思想和写法都打破了。”而在文学理论上,人们也认为只要把《红楼梦》吃透,任何理论都不在话下。《红楼梦》堪称中国文学史上的之作。曹雪芹不愧是语言大师,语言艺术炉火纯青,运用谐音、谶语、影射等方法,深刻而生动地表现了人物心理刻画人物性格,“原应叹息”“千红一窟”“万艳同悲”,读来令人扼腕。本文着重探讨了《红楼梦》的语言艺术中的对话,通过各种对话的分类、作用等更形象鲜明的表现了曹雪芹高超的语言艺术,很有见地。欣赏,推荐!【宁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1112 0】
1 楼 文友: 2012-11-12 01:55: 2 谢谢宁凉辛苦编辑~ 星空下的宁静需要文学天堂的维持,而我希望成为这样的天堂里的一员、、、
2 楼 文友: 2012-11-12 01:57: 5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作为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的《红楼梦》,在中国文学史上具有独特的地位,是我国古代白话小说的之作,以一个家族的兴衰荣辱表现一个时代一个社会的兴盛衰竭,不愧是中国封建社会末期的百科全书。 很多时候,我们离天堂的幸福只有寸步之遥。而我曾有过的一切,你给的美。
 楼 文友: 2012-11-12 01:58:05 胭脂斋评甲戌本时称它的写作手法为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 ,鲁迅在《中国小说的历史变迁》中也说过: 自有红楼梦以来,传统的思想和写法都打破了。 而在文学理论上,人们也认为只要把《红楼梦》吃透,任何理论都不在话下。《红楼梦》堪称中国文学史上的之作。 很多时候,我们离天堂的幸福只有寸步之遥。而我曾有过的一切,你给的美。
4 楼 文友: 2012-11-12 01:58:56 曹雪芹不愧是语言大师,语言艺术炉火纯青,运用谐音、谶语、影射等方法,深刻而生动地表现了人物心理刻画人物性格, 原应叹息 千红一窟 万艳同悲 ,读来令人扼腕。本文着重探讨了《红楼梦》的语言艺术中的对话,通过各种对话的分类、作用等更形象鲜明的表现了曹雪芹高超的语言艺术,很有见地。 很多时候,我们离天堂的幸福只有寸步之遥。而我曾有过的一切,你给的美。
5 楼 文友: 2012-11-12 01:59:42 欢迎常来指间,多多支持哈~~ 很多时候,我们离天堂的幸福只有寸步之遥。而我曾有过的一切,你给的美。活血化瘀吃什么菜
闭塞性血管炎治疗费用
宝宝脸部发黄怎么回事
孩子积食吃什么药
标签

友情链接